023号“快递员”带着志愿车队跑

023号“快递员”带着志愿车队跑

  023号“快递员”带着志愿车队跑

  023号“快递员”余涛。受访者供图

  余涛见过凌晨4点的武汉。

  5辆医用救护车、1辆军用卡车和60多辆私家车停满武汉自贸城附近的4个车道,其中13辆来自余涛组建的汉阳志愿车队。汽车引擎在寂静的武汉之夜发出轰鸣。

  这一幕出现在大年初三的凌晨。

  中建二局三公司员工余涛和另外60余位“鄂A”司机在与物资捐赠者完成对接后,用了5个小时,将41箱共1.23万套隔离服、40箱共1.9万个口罩和300箱共1.5万件防护服送到武汉11家物资紧缺的医院。这时,余涛才吃下一碗泡面。早上5点,满身疲惫的他,终于踩下回家的油门。

  从除夕以来,这位26岁退役军人和他组建的汉阳志愿车队,一直忙碌在一次次的物资运送中,用奔驰的车轮为遭受疫情磨难的武汉,送去希望与力量。

  1月24日,余涛在朋友圈中看到好友参加了“湖北抗疫志愿者群”的志愿车队,义务接送在汉医务人员、运送捐赠物资。武汉部分医院物资紧缺的信息一直让他揪着心。余涛立即与朋友取得联系,几个小时之后就加入了志愿者队伍。

  为了提高效率,余涛和老战友朱鹏一拍即合,组建汉阳志愿车队,当晚即搭建起一支10余人的队伍,在成员群中实行“姓名+车牌号”实名制。

  两天之后,初具规模的汉阳志愿车队完成了第一个任务:将3000套发自仙桃而无法进入武汉三环内的防护服,在4个小时内,从武汉自贸城顺利运往汉口4家医院。

  志愿运输队中,有人退出了,更多人坚持下来。如今44人的队伍里,和他一样,有8名成员几乎每次任务都会报名参加。这些核心成员都有一张“湖北公益抗疫志愿者车队”成员证明,可以在封禁路段通行。在这张彩印纸上,除了志愿者姓名与公章,最醒目的标识就是编号。余涛是“023号”,这意味着他是成千上万名志愿车主里最早“转正”的一批成员。

  第一次集体行动之后,大年初三晚上8点,余涛的电话响了,他本以为会像上次一样“简单”,只是帮忙装卸物资,再送到指定援助医疗点。

  “当时捐赠的物资太多,目的地又不尽相同,前来帮忙的60多辆私家车来自武汉各个区,场面有些乱。”余涛说。

  为了提高效率,余涛与汉阳志愿车队两名成员迅速分好任务,一声吆喝,招呼司机们一起卸货,朱鹏按照物资去向整理归堆,赵锦荣负责清点物资,分配输送任务。从夜里11点到凌晨4点,汉阳志愿车队最早一批到来,最晚一批离开,大家忙得汗流浃背,“好几个小时都待在一起,付出得越多就越投入”。

  1月28日,80箱羽绒服;2月2日,40箱防护服;2月4日,90箱防护服……汉阳志愿车队的成员们一起经历了争分夺秒的夜晚,从彼此陌生到成为战友,有的即使穿着防护服,也能从细微处辨认出对方。

  自2月5日起,武汉市政府逐步叫停民间志愿车队,以官方输送车队取代。当天晚上,余涛在汉阳志愿车队完成最后一次物资输送任务后,召集大家拍了一段短视频留作纪念。

  赵锦荣已有11天没见到儿子,加入车队后她就把儿子送到了亲戚家;陈少很想去上班,一直待在家里“床都要被睡塌了”;鑫玉希望武汉能快些好起来,她已经开始馋夜市的烧烤了……

  余涛还在等待,只要条件允许,他将和汉阳志愿车队再度出发。

  熊康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朱娟娟 雷宇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罗攀】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